骆湖信息门户网>综合>大国工匠与小螺丝钉,新中国职业教育70年求索

大国工匠与小螺丝钉,新中国职业教育70年求索

时间:2019-11-15 08:58:51

70年前,在中国,外国的火、外国的布和外国的灰,这些被老一辈人称为“外国”的词,记录了工业基础薄弱、产品和技术必须进口的日子。

70年后的今天,中国高速铁路走向海外,“天宫”在太空旅行,5g技术引领潮流……”中国制造(Made in China)传遍全球,向“中国制造”和“智慧中国制造”迈进。

没有数百万技术工人就无法实现经济增长,没有数亿高素质工人就无法实现社会进步。职业教育作为工匠的摇篮和技能型人才的成长之地,经过70年不懈的追求,唱响了以技能强国、以职业教育强国的英雄之歌。

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职业教育体系。截至2018年,中国有11,700所职业院校,学生人数为26,855,000人。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的招生人数分别占我国高中教育和高等教育的“一半”。

在巨大的数字背后,中国的职业教育已经挣扎了70年。

普通中学很多,技工学校很少,不能满足经济复苏和发展的迫切需要1949年,我国各类职业学校加在一起,只有30万学生。

20世纪50年代,中国学习苏联,开始了工业化进程。为了迅速填补人才缺口,国家把重点放在培训周期短、实用性强的中等职业教育上。中央和地方工业、交通、农业、林业、金融、贸易等部门建立了一批中等专业技术学校,培养技术和管理干部。劳动部门所属企业设立技工学校,为生产线培训技术工人。经过几年的建设,许多现代中国没有的次级地质、采矿、电气、铁路等学校已经建立起来。

然而,当时的形势很快,人员培训的速度仍然难以满足需求。1958年,天津国棉一厂首次出现了一种新的教育模式——“勤工俭学”。这种“半日工作半日学习”的模式在城市和农村广泛实行。在当时的条件下,这种方式给了更多的人接受教育和学习技能的机会,扩大了职业教育的覆盖面。

到1965年,中国有中等职业学校7,294所,学生1,265,500人,占当时高中学生总数的53.2%。

然而,探索尚未结束。“文化大革命”期间,职业教育被视为资产阶级“双轨制度”的象征,基本上被中断、合并或改为普通中学。

职业教育的恢复是在改革开放之后。随着全党全国工作重心向经济建设转移,各条战线都感到人才短缺。然而,另一方面,学校培养的许多人才由于不能满足实际需要而积压。数据显示,1978年,中国中等职业学校的学生人数仅占高中学生总数的7.6%,导致中等教育结构严重失衡。

1985年,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在讨论“中等教育结构调整”时,只说了一件事——发展职业教育。《决定》明确解释了职业教育体系,提出“逐步建立从小学到高中、产业配套、结构合理、与普通教育相互沟通的职业技术教育体系”到目前为止,这种布局已经产生了影响。

然而,从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发展的重点仍然是中等职业教育。除了原有的中等和技术学校之外,职业高中也加入了进来。当时,山东、北京、上海等地率先试点,将普通高中改为职业高中或在普通高中开设职业高中。这些学校属于离市场最远的教育部门,但它们是第一个尝到市场滋味的——毕业生不包括分配,不具备干部地位,不具备对高层次企业的保护,必须学会在市场的海洋中游泳。但是很快,这就成了中国职业学校的标准。

20世纪90年代,随着政府职能与企业分离、企业负担减轻和效率提高,职业教育的吸引力随着劳动人事制度改革、企业教育职能分离以及仍处于生产中低端的企业无力向技术工人提供优惠待遇而下降。与此同时,知识经济浪潮席卷而来,高等教育迅速发展,从另一个侧面冲击了传统的职业教育。

职业教育没有萧条,而是通过改革解决了面临的问题。一方面,国家进一步加大了关注力度。《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教育法》于1996年正式颁布,以法律的形式明确规定了政府和有关方面在职业教育发展中的地位、制度构成和责任。另一方面,寻求新的突破,把发展高等职业教育提上议事日程,启动质量提升和内涵建设。

1999年6月,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改革、全面推进素质教育的决定》首次明确指出:“要大力发展高等职业教育,培养一大批理论知识和实践能力强、生产建设、管理和服务一线农村急需的专业人才。”从那以后,中国的高等职业教育数量在仅仅十几年的时间里就从几十所增加到了1400多所。

然而,在各个时期,职业教育似乎总是在国家需求和个人选择之间错位。“自卑”、“断尾”和“天花板”担忧的偏见隐约可见。

面对我国产业转型升级的需求,中央政府于2014年再次召开全国职业教育工作会议,强调“职业教育是国家教育体系和人力资源开发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广大青年打开成功之门的重要途径,肩负着培养多样化人才、传承技能、促进就业和创业的重要责任,必须高度重视和加快发展。”国务院颁布《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提出建立生产与教育深度融合、中等职业教育与高等职业教育衔接、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相互沟通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同时,建立高职院校学生资助制度,与本科生享受同等待遇。

2018年,中共中央召开深度重组会议,审议通过了《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该文件首先明确指出:“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是两种不同类型的教育,具有相同的重要地位。”这个看似简单的表达代表了职业教育发展的一个新领域。一系列系统设计给职业教育注入了信心。从纵向来看,在职业教育体系中,有中等职业学校、高等职业学校、本科学校,甚至专业硕士和博士。横向上,生产与教育一体化,学历证书与职业技能水平证书一体化。职业教育不再是低人一等的轨道,而是一条并存的上升通道。

“男孩女孩们,如果你们穿上工装和头盔,你们将成为一个准电梯人。从今天开始,你应该学习你出色的技能,并对乘坐电梯的每个陌生人负责。”最近,在天津机电职业技术学院机电工程系,来自企业的培训师正在给现代学徒班的学生上课。

现代学徒制是一项旨在深化产教结合、校企合作、进一步完善校企合作教育机制、创新科技人才培养模式的改革,自2014年提出以来,已在全国实施366个试点项目。

人才的适用性是职业教育70年来的一个话题。

“教育和生产劳动的结合”。新中国成立初期,职业教育开始根据这一原则探索人才培养。“当时,人们知道学生参加劳动是真正的生产劳动。学校的每个专业都有自己的车间,每个车间都有自己的产品。南京信息技术学院的前身、南京无线电工业学校的前校长于佳琪回忆说。由于中、技校与工业企业的天然联系,“实习工厂的导师大多是从工厂调入的高级技师和老师傅”。

“很强的动手能力”是许多高中生引以为豪的优势。但是这种训练方法并不完美。“当时,学校教育完全是一个规划系统,上级主管部门负责决定开设什么专业和教授什么。例如,当涉及生产劳动时,学生必须在固定位置工作8周,不能轮换。为了让学生学习一些技能,我们只有在学校能够修改教学计划,并规定轮换工作类型时,才把生产劳动转变为专业实践。”于佳琪说。

改革开放后,这种训练方法只持续了很短一段时间,很难继续下去。市场经济体制改革和国有企业改革后,为了减轻企业办社会的历史负担,工业企业与职业教育脱钩。研究数据显示,从1995年到2006年,中国企业开办的中等职业教育机构数量逐年减少,从2850所减少到520所。

在这种情况下,“黑板上的地址不明”和“大学课程压缩饼干”已经成为一些职业学校的无奈之举。

2002年和2005年,国务院召开了两次全国职业教育会议。针对当时职业教育存在的问题,本文提出探索中国特色职业教育的发展道路。会议在主题报告中总结为:“必须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我们必须满足城乡居民对职业教育的多样化需求。必须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它必须与生产劳动和社会实践紧密结合。”

从2006年开始,教育部和财政部共同实施了《国家示范性高职院校建设规划》。中央财政投入专项资金45.5亿元,地方财政投入89.7亿元,工业企业投入28.3亿元,支持200所国家示范(骨干)高职院校建设。

"这一轮建设特别强调体制改革."南京信息技术学院学术办公室主任许李因说。许多学校开始解决职业教育人才培养面临的难题,职业教育内涵建设全面展开。

订单班、大师工作室、企业入校、现代学徒制、联合建设实训基地……各种能够调动企业参与人才培养积极性的合作模式蓬勃发展,学生的实践学习机会大大拓展。基于岗位能力要求的工作过程系统化课程、项目课程和发展课程……世界先进的职业教育理念开始在当地社区扎根。校企合作不再简单地被理解为企业实习,而是从人才培养计划的制定、课程设置、教学和评价等方面的一系列深入参与。

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是拉动职业教育内涵发展的另一双无形之手。根据竞赛执行委员会提供的数据,“近90%的竞赛活动都是由国内外知名企业深度参与,并及时引进行业最新技术、先进设备和人才需求标准”。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国家形成了学校竞赛、省级竞赛和国家级竞赛三级竞赛体系。参加各级各类技能竞赛的学生人数从2008年的几十万增加到职业院校的3000万。

"试着给每个人一个改变生活的机会。"

职业教育以实际行动作为回应。近年来,我国职业教育提高了实践教学条件建设标准、专业在职实践标准和专业教学标准等一系列标准,加强了职业教育教师队伍建设。其中,450,600人为“双师型”教师,占中等职业阶段专职教师的31.48%,占高等职业阶段专职教师的39.7%。

今年以来,“1 x”系统试点启动,中国特色高层次职业学校和专业建设规划正式实施,一批产教结合企业正在培育,人才培养理念正在从单一技能提升到综合素质和复合型人才培养。所有这些只有一个目的——增加职业教育的价值,赋予职业学校学生权力,为每个人的成功铺平道路,并为每个人的辉煌奠定基础。

“中国经济依赖实体经济来支撑,这需要大量的专业技术人员,需要大量的大国工匠。因此,职业教育具有巨大潜力。”

随着时代的发展,职业教育肩负着培养多样化人才、传承技能、促进就业的重任。承担培养亿万高素质劳动者和技术人才的历史责任;它被认为是深化教育领域全面改革的战略突破,是调整结构、造福民生的战略支点。

职业教育70年的发展,通过实际行动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了它能够承受如此巨大的信任。

从过去的“两颗炸弹和一颗星”到今天的大型飞机和火箭,没有一个国家的重型设备是在没有职业院校毕业生的帮助下锻造出来的。

从1990年亚运会到2016年杭州20国集团峰会,没有一次重大的国家外交活动获得比职业教育更正规的接待和餐饮服务。

从托儿所到养老,从生产和销售到物流,从能源到通讯,没有职业教育培养的人才提供的产品和服务,就没有普通人的生活。

今天的职业教育不断增强了以更饱满的精神为国家战略和经济社会发展服务的能力。

产业升级,专业第一。今年年初,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宣布了13个新职业,包括人工智能工程技术人员和大数据工程技术人员。2019年,高职专业设置记录显示,399所学校开设了“大数据技术与应用”专业,207所学校开设了“云计算技术与应用”专业,498所学校开设了“物联网应用技术”专业,568所学校开设了“工业机器人技术”专业。

虽然职业教育不再像计划经济时代那样隶属于工业企业,但其紧密程度是前所未有的。北京市教委先后两次牵头职业院校开展“职业教育与首都产业契合度调查”,并相应调整专业设置。今年,国家宣布了49个中等职业学校的新专业,所有这些都是由行业主导的。他们专注于服务农村振兴战略,建设一个强大的制造业国家,提升和扩大现代服务业。同时,数据显示,在现代制造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和现代服务业领域,70%以上新增一线员工来自职业院校。

摆脱贫困,充分发挥自己的能力。许多贫困家庭已经意识到“一个人接受职业教育,一个人就业,一个人脱贫”。从四川藏族儿童“9/3”免费职业教育到中等职业教育(免除所有农村学生、农业专业学生和经济困难家庭学生的学费,并每年给予每个学生2000元),职业教育在阻止贫困代际传递方面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通过实施东西方职业教育合作行动计划(East-West Cooperation Action Plan for Professional Education),东部地区将从西部地区贫困家庭中招收儿童接受高质量的中等职业教育,毕业后将根据学生的意愿优先考虑在东部地区就业。通过对农民、农民工、下岗失业人员和残疾人进行广泛的职业培训,近年来为每年减少1000多万人的贫困做出了重要贡献,并得到了国际社会的认可。

“原来,我家种的茶几卖了10元一公斤。现在我已经学会了如何和师傅一起手工泡茶。茶也可以卖到1000元一公斤以上。”贵州黔南民族职业技术学院学生高文志来自立卡一个贫困家庭,他对未来充满信心。他的同学,畜牧兽医专业的女学生秦望,毕业后回到家乡毕节的现代农业企业,起薪为每月5000元。他们只是数百万职业学生的缩影。据统计,在过去的三年里,850万家庭的孩子通过职业教育成为第一代大学生。职业教育为改善民生、促进就业和创业做出了重要贡献。

“我受的教育水平很低,现在职业学院的大门向我们的农民工敞开了。我想抓住这个机会提高我的专业技能。”在深圳工作的杨军今年回到了学校。2019年,国务院决定扩大高职院校招生100万人。职业院校将向退役士兵、下岗失业人员、农民工、新型职业农民等群体敞开大门,为高素质技术人才队伍注入新的力量。

职业教育也积极为“一带一路”服务,帮助企业“走出去”。近年来,天津高职院校探索建立“鲁班工作室”,已登陆泰国、英国和印度等七个国家。2017年,肯尼亚的“内蒙古铁路”成功通车,其后包括陕西铁路职业技术学院在内的8所职业院校组织了团体和分部,为当地员工提供培训支持。今年3月,好消息再次从非洲大陆传来。在中国有色金属行业与“走出去”探索海外教育的过程中,中国职业院校制定的五项专业标准被批准为赞比亚国家专业教学标准。

回顾70年,职业教育随着一个接一个的变化而实现了自身的转型。

回顾70年,职业教育以其独特的坚韧和勤奋,与轻视劳动和技能的偏见进行了斗争。

回顾过去70年,职业教育肩负着为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不断提供合格技术和技能人才的责任。

展望未来,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新征程上,在追求民族繁荣、民族复兴和人民幸福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道路上,职业教育必将更加坚定地承担起打造大国工匠、奠定中国制造业基础的责任,更有效地承担起技能强国、职业教育强国的历史责任。(中国教育出版社记者高靓)

(原标题:中国制造大国的铸造工匠——新中国职业教育改革发展70年)

吉林十一选五 365bet 365体育投注

Copyright 2018-2019 pir19.com 骆湖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